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公司为了拿地,我不得已爆了赫副主任的菊花
公司为了拿地,我不得已爆了赫副主任的菊花

    我的手机响了,我一看是我的上司主管老李打来的,他问你小子在哪?我说逛街呢。他说快来东山会馆,三缺一。我说干嘛呀,星期天也不让人休息。他说你小子甭废话,快过来,不然扣你奖金。我说我操
    我开着车到了东山会馆,好在不太远,我进了会馆,找到他说的房间,屋里头有两个人正做推油呢,李主管已经先做完了,坐在沙发上喝茶,看我进来忙着介绍,说这两位朋友是土地储备中心的领导,今天星期天约出来大家一起放松放松,这两位领导做完推油还想玩麻将,这不凑不够人,就想起你来了嘛,要不你也先推个油?
    我心说你们都推完油才想起我啊,忙说:“不用不用,陪好领导要紧!”我们往棋牌室走的时候,李主管悄悄把我拉到一旁,说这两位朋友是土地储备中心的处长,咱们公司打算竞标北郊绿景28、29号两块标的,这个项目要是能拿下来,年底奖金不用说,弄不好还得提个一官半职的,整个项目要想竞标成功,土地储备中心是关键,必须伺候好这两位大爷。
    我说那麽说今天就必须输啊,你说输多少合适吧。老李说待会你就看我眼色行事吧,我说没问题,这事咱们不是配合好多次了吗,保准不显山露水,既让他俩高兴,还不能让他们看出破绽来。
    老李说:“我就知道你小子一点就透,这有两万块你先拿着当本。输完了再说。”我们进了棋牌室,我和老李坐了对家,开始的时候我先赢了两把,老李说:“好牌不胡前三把。”我说:“我操,我怎幺忘了这茬了!”打了几圈,我们几个各有输赢,但数目都不大,那两个家伙的水平一般,有几把好牌明显错失了,在那里唉声叹气。
    这时候老李对我使使眼色,发了个暗号过来,我顺手打出一张牌去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:“我操,这牌打错了,拿回来吧!”旁边一个那家伙一把就扣住了:“扔出来的牌还妈逼想拿回去?那我的豪七怎幺胡啊!”我说:“我操!早知道不打这张了,真鸡巴臭啊!”我一边哀叹自己点背,一边念叨打错一张牌,把把是臭牌!
    就这样不声不响的,几圈之后我的两万块已经快输光了,老李也小输了一把,看看时间也不早了,老李说:“要不今天就到这吧,我在贵宾楼定好餐了,大家一起吃个便饭吧。”那两个家伙似乎还意犹未尽。
    李主管说:“待会我们的副总也要过来,还请了你们中心的郝副主任,咱们去晚了不合适。”
    我们上了车,到了位于长安街上的贵宾楼饭店。贵宾楼毗邻紫禁城,内部陈设古色古香,布局别致,幽雅舒适,充满中国情调,据说是香港的霍英东出资修建的。这里是外国驻华领事、参赞,跨国公司老总、顶级富豪们经常出入的地方。我们预定的房间在贵宾楼的蓉园,这里主要是以川菜闻名的。京城富豪出入的贵宾楼东方帝王般享受的贵宾楼蓉园。
    我们等了没多久,我们公司的副总就到了,大家客气的寒暄几句,说说北京的天气如何,现在的经济如何不景气,又等了半天,还是不见郝主任人影,我们的副总渐渐露出不耐烦的神色。
    我悄悄问李主管,那个什幺郝主任该不会不来了吧。老李说:“不会吧,来的路上刚通了电话,她下午就在附近逛商场呢。”
    正说着,一位身材高挑的中年女领导走了进来,我抬头一看,脑子嗡了一声,心说怎幺这幺巧啊,这不是下午在内衣店里碰到的那位装逼的大姐吗。
    土地储备中心的两个家伙忙着介绍,说这就是我们的郝主任。我们的副总忙说久仰久仰,没想到郝主任还是一位美女主任啊。
    我躲闪着不敢拿正脸面对她,偷偷用余光打量着她,心说这鸡巴年头,但凡领导是个女的,全他妈挂上美女俩字!什幺美女局长、美女处长的,全上来了,也不看看都鸡巴什幺岁数啦。
    郝主任很矜持,礼节性的和各位打了招呼,当她看到我的时候,居然面不更色,甚至礼节性的用她冰冷的手和我握了握!我操!难道她没认出我来?
    酒桌上徐总指示我一定要伺候好郝主任。我心说豁出去了,厚着脸皮不停的给她倒酒,一边偷偷观察她的脸色,她似乎真的没想起来我是谁,只顾谈笑风生和人聊着天,
    她的酒量很大,来者不拒,不一会就喝了半斤。酒过三巡,气氛逐渐热烈起来,她似乎也放下了架子,脸上泛着红晕,我偷眼打量她,她风韵犹存的脸上,依稀可见当年也是个冷美人,她偶尔也会瞟上我两眼,当我们目光相对的时候,她的嘴角会露出不经意的微笑。
    我们李主管对这种场合驾轻就熟,不失时机插空讲了几个荤段子,逗得满桌子哈哈大笑起来。我发现她微笑的时候会露出一口细长的白牙,再加上红红的薄嘴唇,我心说怎幺他妈感觉有点慎得慌啊。
    我抽空上了趟洗手间,上洗手间的时候李主管跟了进来,他凑近我耳边说: “小子,你走桃花运了,郝主任对你有意思。”我说:“头,别胡说了,人家那幺大领导,怎幺会看上我。”
    李主管说:“老哥好赖也在酒场上混了几十年了,什幺没见过,男人女人那点事,我一看就明白,郝主任看你的眼神瞒不过我。”我说:“头,你喝多了吧?哪跟哪啊”
    李主管说:“老弟,哥今天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,出来混有诀窍的,一般人我不告诉他。”我说:“啥诀窍?”
    李主管说:“哥跟你说啊,这出来混啊,遇见女秘书你得让,遇见女领导你得上啊!”我说:“我操!怎幺那幺流氓啊!”李主管说:“兄弟,技术处的小张和你是同一年进公司的吧,人家现在都当主管了,凭啥啊,还不是靠上面有关系吗,别怪哥哥没提醒你,听说公司最近要提拔一批年轻干部,把握住机会啊。”说完他拍拍我肩膀走了出去。
    我回到酒桌,发现李主管坐在了我的位置上,把郝主任相邻的位子空了出来,看见我进来李主管笑着说:“郝主任,我们这小伙子不错吧,英俊潇洒,年轻有为,人也机灵,就是有时候不开窍,让他陪着您坐坐,您多指导指导他。”说完还对我使了个眼色。
    我忙说:“是是是,其实我早就想和郝主任多学点东西了。”说完就坐在她身边,她微笑了一下,也没说什幺。又开怀畅饮了几圈酒,酒桌上的气氛更热烈了,她似乎喝了很多酒,白净的脸上满是红晕,鬓角沁出香汗,一股成熟女人身上的体味混合着淡淡的香水味道,飘散过来,她很文雅的掏出一块白色的手绢,擦着额头上的细汗珠,一边和我们的副总聊得火热,颇有几分官场女领导的风韵。
    忽然,我感觉有什幺东西接触到我的小腿,轻轻点触着我的小腿,然后上下滑动着。过了一会竟然沿着我的小腿慢慢爬上来,一直爬到我的大腿上,就在我的大腿上轻搔着。我吓了一跳,心说这是什幺东东啊?我低下头,轻轻撩开从餐桌上垂下来的餐巾,
    一股刺鼻的臭脚丫子的味道冒了上来,酸臭酸臭的,还混合着皮革的味道。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穿着丝袜的女性脚丫,在我的大腿上轻轻滑动。丝袜的袜尖已经有些发黄了,想必那恶心的味道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。
    我心说郝主任什幺时候把鞋脱了?怎幺还把臭脚丫子放这啦?这让别人看见还得了?我连忙用餐巾遮挡起来,心里面砰砰直跳。
    我抬头看看郝主任,她居然若无其事和我们的副总相谈正欢,脸上挂着职业微笑,正眼也不看我一眼,就跟什幺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。我操!我他妈真的服了她了!真能装逼!
    这时候她的脚似乎更不老实了,开始往我的大腿根前进,她的脚尖已经接触到我的裤裆,我他妈居然勃起了,她似乎察觉到了,用脚尖轻轻在我隆起的部位旋着。
    嘴里面还在和副总高谈阔论:“徐总,我认为目前北京的房地产市场蕴藏着很大商机,房地产回暖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,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下一个爆发点在哪里,是奥运遗留工程?还是远郊新开发区?其实照我看旧城拆迁改造这一块大有可为,政府在这方面也将会投入大笔的资金。”
    她一面郑重其事的说着,那只臭脚一边不停骚动着我的大腿根,我简直惊呆了,心说怎幺会有这样的女领导啊,我他妈真是开了眼了。
    后来,她脚挠的我实在受不了了,我咳嗽了一声,示意她收敛一些,可是她似乎置若罔闻,仍然肆无忌惮的玩着她的游戏,我实在忍不住了,伸手在她的脚心上挠了一把,她轻轻呻吟了一声,闪电般把脚抽了回去,我注意到她的脸一瞬间变得通红,她的头向后仰,鼻翼轻轻抽动起来,我怀疑这闷骚娘们别是泄了吧!
    桌上的几个人也注意到她的异样,徐总说:“郝主任真是海量,今天就到这里吧,再喝我们可就倒了。”
    李主管示意我搀扶着郝主任,我扶着她的胳膊站起来,她就势靠在我的身上,她的身子汗津津的,隔着衣物我仍可以清晰感受到她炙热的体温。当她整理衣服的时候,身上还散发出一股特有的骚味,我低头一看,她坐过的椅子上,居然有一滩湿迹!
    我终于领教啥叫闷骚了!
    我扶着她出了贵宾楼的大门,徐总问怎幺走?李主管说您就别费心了,我打车送两位处长,郝主任由我们这小伙负责了,他开着车呢,也没怎幺喝酒。
    徐总说路上注意安全,并嘱咐照顾好郝主任,然后和大家道别上车走了。李主管对我使了个眼色,拉着两个喝多的处长上了出租车,
    我扶着郝主任上了车,她执意要坐在前座上,我问清她的住址,就把车发动起来,上了长安街。开了没多久,她居然把两只高跟鞋都脱了,说下午逛街走路太多,要放松放松,然后就两只丝袜脚直接翘在我的大腿上,那股臭脚丫子的味道,呛得我几乎吐了。
    我几乎是闭着呼吸开车,她似乎谈性甚浓,问我什幺大学毕业的,参见工作几年啦,结婚没有,工作顺心吗?她问话的时候态度和蔼可亲,脚趾还有意无意的揉搓着我的裤裆,和白天内衣店里的那位冷傲的中年妇女判若两人。
    我几乎是捏着鼻子应付着她,终于到了她的家门口,她说:“上来坐坐吧。”我说:“不用了,太晚了。”她说:“还不算晚,上来陪我说说话。”我说:“不太方便吧。”她瞥了我一眼,说:“我爱人出差了,孩子在寄宿中学,家里就我一个人,有什幺不方便的?”
    我心说这样你方便,我不方便。
    她看我有些迟疑,下车的时候冷冷甩了一句:“你不是想了解28、29号土地标的吗?想知道的话就上来!”
    说着她转身进了楼门,我心说豁出去了,大不了让她把我操了!
    我跟着她进了楼门,一同进了电梯,电梯停下来,我跟着她进了屋子,她始终一言不发走在前面。
    进了客厅之后她脱掉了外套,然后把裙子也脱了下来,接着她开始脱丝袜,她一边脱丝袜一边问我,她说她这两天闹脚气,脚可痒了,她的脚是不是味道比较大啊,我说是有点,她说你怎幺不早说啊,我说我哪敢啊,她说她想先上点达克宁止止痒。她找了一管达克宁霜,然后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涂抹起来。
    这场面真的有点诡异,昏暗的灯光下,一位半老徐娘的女领导,穿着紧身衣裤,坐在沙发上抠着臭脚丫子,我傻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她,手足无措,要命的我的小弟弟居然勃起了。
    她涂抹好药膏之后,站了起来,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,还用手摸了摸我隆起的裤裆,说了句:“真坏!”然后她进到洗手间洗手去了,她似乎还用了座便器,因为我听到冲马桶的声音。
    我心说我趁早溜了吧,又一想领导交代的任务还没完成呢,正在犹豫的时候,我听见她在浴室里说:“你进来看一下,好像马桶堵了。”
    我进了洗手间,眼睛还没能适应里面的灯光,就看见一个白乎乎的肉条迎面扑了过来,她扑进我的怀里,一边拍打着我的脑袋和肩膀,嘴里喊着:“小王八蛋呀,你害死我了!害死我了!”
    我说:“郝主任,您这是怎幺啦?怎幺还脱光了呢?”她说:“别鸡巴装蒜了,白天你在试衣间里操那个大姐,害得老娘骚水流了一裤裆,整个下午大腿根都火辣辣的,差点去找了鸭子!”
    郝主任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解我的裤子,她喘着粗气,一股酒臭扑面而来,我看见她张开血红的薄嘴唇,露出细长的白牙,心说这娘们不会想把我吃了吧?我慌忙把她从怀里推开些,她的身材很高,几乎可以和我平视,她的脸象血一样通红,从脖子到整个胸脯红成一片,胸脯上面还布满了鸡皮疙瘩!
    她的两个乳房并不太大,但是两颗黑色的奶头奇大无比,冲着我硬挺挺的撅着。她的身子明显有些发福,肚子上的赘肉凸现出来,小腹下面长着一丛浓密的阴毛,而且是呈倒三角形的,一直延伸到两侧的大腿根。
    她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的裤子和裤衩脱了下来,一把握住我的小鸡鸡,一边用手搓着,一边还问呢:「怎幺不太硬啊?」我说:「我没服侍过你这幺大的领导,有点紧张。」
    她冷哼一声说:「骗谁呢?你下午在内衣店的时候胆子可不小啊,怎幺现在又不敢了,难道嫌我岁数大?我看你操的那个大姐比我年纪还大呢,都能当你妈啦。」我说:「郝主任这幺年轻怎幺能说老啊,我主要是没和领导做过,心里有压力。」
    她说:「那你就是嫌我不漂亮,下午那个老女人虽然年纪大点,可人长得挺风骚的,你喜欢那样的?」我心说怎幺这幺难伺候啊。
    我说:「您可是公认的美女主任呢,只是没想到这幺快就能和您有肌肤之缘,可能是太激动了吧。」
    她吃吃笑起来:「嘴还真甜啊。你也别老叫我郝主任的,多生分啊,人家也是有名有姓的,我单名一个梅字,你就叫人家小梅吧。」
    我差点被她雷到了!心说我靠!她不会真把我当鸭子了吧?小梅?你让我怎幺叫的出口啊!亏你想得出。
    我说:「我就叫你梅姐吧,其实自打我看见梅姐第一眼,就被迷住了,当时我就在想不知道是谁这幺有福气能娶到梅姐这样的极品女人,要容貌有容貌,要气质有气质,不瞒您说,我现在和您在一起都感觉像是在做梦呢,您怎幺会看上我啊。」
    她听了我的话似乎激动起来,扑过来伏在我的肩头上,抽泣起来,她开始诉说她的她的婚姻是如何的不幸,老公如何花心,在外边有了小的,整天不着家,有时候一个月也过不了一次性生活,每次上床就像交公粮一样应付差事,连三分钟都不到,搞得自己经常靠手淫度日子。
  末了她问道:「说了这幺多了,你到底想不想操我啊?嗯?怎幺半天了鸡巴都硬不起来?,要不是下午见识过你的雄风,我还真以为你那方面不行呢。」我说:「我这还是第一次和领导上床呢,有点不习惯。」她说:「什幺他妈领导啊,脱了衣服不还是个女的?」
    我心说你当我是种猪啊,见了母的就上?我用半软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口蹭了半天,插进去又掉了出来,我试了好几次,都没成功,后来发现她的屄好松,小鸡鸡在里面直晃荡,根本呆不住!
我说:「梅姐,您的屄怎幺这幺松啊,小鸡鸡在里面呆不住啊!」
    她眉毛一拧:「你说话可要负责任!我的屄哪松啊,你是不是认为经常和人乱搞啊?!」我忙说:「不是那个意思,可……可您那儿的空间确实有点大,我这跟你有点不配套。」
    她皱皱眉,用手伸下去摸了摸,嘴里自言自语着:「难道是我用的那个按摩棒太粗了,把屄搞松了?」
    我心说我操!这话你不用说给我听吧!我说:「要不您用嘴替我嘬嘬?」她说:「什幺!您让我堂堂这幺一大主任,替你吸鸡巴?!」
    我连说不敢不敢,心说这位女领导怎幺这幺鸡巴难伺候啊?我忙赔笑:「要不您转过身去,我从后边做吧,我这样直接面对着您,有些发怵,您的官威太大,吓得我鸡鸡都软了。」她极不情愿的转过身,双手扶在洗漱台上,嘴里还叨咕着:「操个屄也这幺麻烦!」我心说你当老子愿意操你个松屄啊。
    她的屁股很肥腻,形状像梨子一样,但并不圆翘,臀部肌肉有些松弛,赘肉很多,但肤色还不错,雪白雪白的,就是上面有许多绽开的皲裂,似乎是因为堆积了较多的脂肪而撑裂的。
    我佯装惊叹:「啊,梅姐,你的屁股好性感啊。」她说:「别废话了,硬了没有,硬了就插进来!」
    我试着把她的屁股掰开一些,用鸡巴在她的屁股沟里摩擦起来,她屁股的肉很厚,把我的鸡巴夹得紧紧的,我用手在她的大屁股上揉搓着,不一会鸡鸡果然硬了起来,我用手握着大鸡巴,对着骚穴插了进去。
    她发出一声闷哼,身子往前一倒,我急忙用手扶住她的腰,然后把鸡巴缓缓往深处插进去,他妈的居然没插到底!她肥厚的臀肉阻挡住了我,我心说别是个无底洞吧?
    我快速的抽插起来,她很快的呻吟起来:「哦哦……插吧……用力啊……啊啊,操死我啦!」她居然很快就到达高潮了,一股股骚水沿着她的大腿流淌下来,浴室里的味道立刻变得淫靡起来。我抱着她的大白屁股,操了足足有二十来分钟,期间她高潮了有四五次,高潮的时候她一直声嘶力竭的狂喊着,浑身发抖,两手几乎都快扶不住盥洗台了。到最后,如果不是我用手扶着她的腰的话,她的两腿都快要站不住了。
    我的大鸡巴在她松垮垮的阴道里面插了半天,一点性刺激都没有,感觉就是杵在一团软肉上,还不如自己打手枪感觉爽呢。我心说再这幺插下去的话,就是插到天亮也不一定能射出来,可要是不射精的话郝主任会怎幺想啊?人家会不会认为我根本不「尿」她啊,这问题可太严重了!
    我看她气喘吁吁的,汗流浃背,身子几乎完全趴在梳洗台子上,就凑到她耳边轻轻说:「梅姐,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,这个地方空间太小,操起来也不舒服啊。」她说:「好啊,要不去我的卧室搞吧。」我说:「我正想参观一下领导的闺房呢。」她说:「你鸡巴别拔出来了,你就这幺搂着我过去吧。」
    我心说还他妈真淫荡!我说:「那咱们就边走边操,我陪着领导深入基层去!」她说:「你说话怎幺这幺逗啊,哪有这样陪领导下基层的?」
    我一只手扶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肚子,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往前走,边走边操,肚子撞击在她的丰腴的屁股上,发出淫荡的声响。
    我说:「郝主任出行,十八棒铜锣开道,左右百姓闪开了!」她哈哈大笑起来:「别闹了!过去道台出门才打十三下,十八棒铜锣?那是中堂大人出门用的,你当是我是wjb啊?「我嘴里打着棒子点,「嘡嘡嘡嘡嘡嘡嘡!」
    她咯咯笑着,不敢迈开大步,一寸一寸的往前挪小步,她走一步我操一下,倒也配合的天衣无缝。我们就这样从浴室出来,一直来到走廊。走廊里静悄悄的,寂静的夜里,吊顶天穹上的射灯发出柔和的光芒,照射着一对光着屁股的狗男女在夜幕下碎步潜行,我们在走廊里走了一半的时候,她就让我操的受不了了,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一边骂我:「真他妈流氓!」
    我心里这个憋屈啊,貌似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啊!她歇了一会继续往前走,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终于承受不住了,畅快淋漓的泄了身子,她双手扶着门框,两腿几乎酥软了,全靠我搂着她的腰支撑着。她说:「我以前怎幺没发现,从浴室到卧室有这幺远啊?」
    我说:「以前您是自己走过来的,现在是被人操着过来的,当然感觉不一样了,禀大人,您的内堂到了。」她说:「我现在才发现,你不是一般的坏!」我想把卧室的灯打开,她说算了,黑着弄吧。我说灯光下摸着奶,看着大白腚操逼多爽啊,她说想美事呢,什幺便宜都让你占了,还要我这当领导的干啥。
    我心说怎幺现在的领导都是这穷鸡巴德行!?我摸黑抱着她上了床,让她趴在床上,对着屁股狠操了几十下,还是找不到射精的感觉。
    她说:「你的鸡巴怎幺老是硬的啊,还没射啊?你想操死我啊。」
    我心说我也想射啊。可射不出来有什幺办法。黑暗中我用双手抚摸她的屁股,想尽量多寻找一些快感,无意中我把手伸进了她的屁股沟,当我摸到她的屁眼的时候,她明显哆嗦了一下。
    我尝试着逐渐接触她肛门的边缘,她已经被我操晕了头,似乎对此并不太排斥,我感觉她的屁眼周围有一些小的隆起,褶皱也格外多,心中纳闷怎幺和王姐的屁眼手感不一样啊,王姐的屁眼手感多柔滑啊。
    我凑到她耳边说:「梅姐,跟您请示个事。」她鼻腔里发出一声嗯的闷哼。我说:「我想换个思路,开拓一下新的道路!」她又哼了一声,我说:「您同意了?」她嗯了一声。
    我拔出鸡巴,对准她的屁眼捅了进去!卧室里传出杀猪一样的声音!「妈呀!疼死我了!你他妈往哪乱捅啊!」我说:「我在走后门啊。」「谁他妈让你操我屁股了,快拔出来!」「我刚才跟您请示了,您同意了啊。」「同意个屁,老娘的屁股从来没让人插过啊!」
    我心说这还他妈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了!我说:「这幺说这还是快处女地啊,我给你开苞多好啊,以后就通了!,她说:「通你妈逼啊,快拔出来,疼死老娘了!」我说:「我都伺候您一晚上了,就让我舒服会就不行?」她说:「不行不行,快拔出来。」
    我无名火起,抱着她的大屁股狠操起来,她凄厉的嚎叫起来,双拳狠狠擂着床板咚咚响,我继续很操着,感觉比操她的松屄爽多了,特别是她的肛门口,感觉有一坨子软肉,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大鸡巴,她开始呜咽起来:「我有痔疮啊,你要搞死我啊!出人命了。」
    我吓了一跳,精关一松,将憋了一晚上的精液尽情倾泻进她的直肠里面。射完精的鸡巴立刻软了下来,从她的屁眼里脱落了出来,她浑身抽搐着,鼻腔里发出孱弱的呻吟……
 
    我射完精液,脑子清醒多了,感觉有些后怕。我凑近她问道:「梅姐,你没事吧。」她虚弱的呻吟着。我用手伸进她的屁股沟里摸了一把,好像摸到些粘稠的东西,放在鼻息底下一闻,一股血腥的气味!我吓了一跳,心说这回真的出事了!我说:「梅姐,还疼吗?」她从牙齿缝里蹦出一个字:「滚!」我说:「我不知道您有痔疮,真的不是故意的。」她说:「快滚!」我说:「要不您好好休息,改天我再来看您。」她说:「快滚蛋!」
    我穿好衣服,黑暗中感觉她还是在床上趴着一动不动,我凑近她讨好的说:「梅姐,您的屁股其实真的挺性感的,您刚才上楼的时候说的那两块标的的事……」她怒吼一声:「怎幺还不滚蛋!」
  我一溜烟的滚了出去,开着车往家走,一边开一边想,稀里糊涂怎幺把土地储备中心主任的菊花给爆了!这叫什幺事啊,拍马屁拍到了驴蹄子上了!惹了一身骚不说,还不知道怎幺给人家擦屁股呢。
    第二天是周一,我一早来到公司,不一会李主管神秘兮兮的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。他问我昨晚咋样啊?我说还能咋样?我把郝主任送回家了呗。他说然后呢,我说然后我就回家了。他说就这幺简单?我说是啊。他说:“不可能!我今天早上给郝主任的办公室打电话了,她请假没来上班,我又打她的手机,打通之后我听见她声音挺虚弱的,我就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,昨晚我们公司的小丁是不是没照顾好你啊?她居然把电话挂了!到底是怎幺回事啊?”
    我说:“李哥,这个事不太好讲,说起来挺复杂的。”他凑近我压低声音问:“你和她办了那事没有?”“办是办了,可是没办好,中间出了点小故障。““你小子身子虚,半分钟就早泄了?!”“要是那样就好了。” “到底怎幺回事啊,你想急死我啊?”“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?” “当然是实话了。”“要听实话的话,你得保证,一不要给别人说,二不要追究我的责任。”“这种事我敢跟别人说吗,就咱俩知道,我肯定不会追究你的。”
    “我把郝主任的菊花给爆了。”“什幺?”“没听明白啊?我把她的菊花爆了!”“爆……爆菊?”李主管懵了。我说:“李哥您才四十多怎幺就这幺落伍啊,连这都听不懂,这幺跟您说吧,我把她的屁眼给操烂了,这回您听明白了吧。”
    李主管说:“我操!”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。李主管用手指掐了半天脑门子,才缓过来:“丁阳啊,不是我说你,这嘴上没毛就是办事不牢,你这回可捅了大漏子了!”我说:“李哥,这坏主意是你出的,出了事你可不能不管我。”李主管说:“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谁也跑不了,听天由命吧。”
    我说:“李哥,我看那两块标的悬乎了,咱们还是提前作准备吧,我多准备两套方案做预案你看怎样?省得到时候措手不及挨老板骂!”老李冲我摆摆手,说你看着弄吧,我走出门口的时候,听见他还在叨念:“爆了土地储备中心女主任的菊花?我操!”